0%

理解冲突

工作和生活中,我们偶尔会因为冲突而感到沮丧和无力。我们要培养自己理解冲突的能力,理解了冲突的根源,自然就不会着急、沮丧了,因为那样改变不了什么。

客观认知冲突

在《高效能人士的7个习惯》里,柯维老师讲述了这么一个实验:

哈佛商学院的教授拿了两叠卡片,一叠是图A的少女画像,另一叠是图B的老妪画像(以下三图片均选自《高效能人士的7个习惯》)。

  • 图A: 少女画像

image-20191105225356080

  • 图B:老妪画像

image-20191105225458172

教授把它们分别分给两组人看,一组全看图A,另一组全看图B,每人看10秒后,画像均收回。接着教授用投影仪给大家看第3张图C,请大家来描述自己所看到的画像。

  • 图C:综合了A和B两者的画像

image-20191105225545227

结果是事先看过少女像的,几乎一致认为投影仪投出的正是那位少女;而事前看过老妪像的,也几乎一致认为那就是老妪。并且两组人彼此争论了起来,一组说“你看,那是少女的项链”,另一组反驳“那分明是老妪的嘴巴”。实际上,这是教授设计的两可图,它既能看做是少女,又能看做是老妪。

这个实验告诉我们,不同的人,由于过往的经历不同,会对同一个事情,有不同的认知偏好。看见少女的人,并不能说看见老妪的人就错了;看见老妪的人,也不能说看见少女的人就错了。恰恰相反,其实大家看见的都是片面的,沟通,尝试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认识,才能得到全面的认识。这类冲突是客观的,是积极的。

换个角度的两可图

心理学上,还有很多这样的两可图/双关图,英文叫Psychology Ambiguous Figures

比如下图的「不三不四」,真的仅仅是角度问题,看见的完全不一样。

bu-san-bu-si

再比如「天使与魔鬼」,如果我们关注“黑色”,看到的就是“魔鬼”;关注“白色”,看到的就是“天使”。

angels-and-demons

主观立场冲突

挤公交的故事

上学时,哲学老师给我们讲过一个挤公交车 的故事。尤其是路途较长的公交,如果熟悉北京的朋友,可以想象下从国贸郎家园站到燕郊的818路公交,单程大概30公里。

guomao30

上下班时,排队的人很多。借用人民网的一张照片:

bus-818

对于忙累了的人们,谁都想早点回去,谁也都想坐到位子。幸好如今大家都有了排队意识,更有了栅栏制度辅助大家排队,20年~30年前大家都是挤的。于是:

  • 在下面的人,不断叫唤,挤挤吧,下面还有很多人没上去呢,大家都要赶回去照顾孩子呢。
  • 刚挤上去,转头就朝下面囔囔,别挤了,上面站脚的位置都没有,等下趟吧。

哲学老师的观察力果然厉害!因为挤公交车这个场景,人们的位置、立场的转变是一瞬间的,让大家有强烈的对比冲突感。而平时的社会身份、地位、阶层的转变是个缓慢的、潜移默化的过程,很难在同一个人身上有这么强烈的对比性。

下雪打油诗

社会身份的对比,只能横向对比才有鲜明冲突感,之前听说了个关于下雪的打油诗:

daxue

全诗内容大概是这样的:

1
2
3
4
大雪纷飞落地,
正是皇家瑞气,
再下三年何妨,
放你娘的狗屁.

第一句充满浪漫情怀的“大雪纷飞落地”是文人雅客说的,第二句感谢黄恩浩荡的“正是皇家瑞气”是刚中举人的秀才说的,第三句迫切到相见恨晚的“再下三年何妨”是棉被商贾说的,最后一句的粗鲁扫兴是路边快要冻死的乞丐说的。

同样的事情,不同的人,不同的社会身份或阶层,立场和态度有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,甚至是敌对的。

鲁肃谏孙权

三国赤壁之战前,曹操刚平定了北方,又南征刘表,得了荆州水军,势不可挡之际,给东吴的孙权写了一封信,大意就是要么投降,要么开战。孙权犹豫不决,召集文武官员商榷,是降,还是战。

以张昭、秦松为首文官们,大体都是主张投降的。鲁肃和周瑜两位武官,则是主战的。其中鲁肃给孙权说了这么一番话:“现在像我鲁肃这样的人可以迎降曹操,至于将军您却万万不可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如果我迎降曹操,他会将我送还乡里,评定一个名位,还可以做一个闲散官署中的办事官员,乘坐牛车,携带随从,交游于名师荟萃的名城京师,多年之后经过逐级升迁,我肯定还会做到州郡一级的长官。如果将军迎接曹操,还有什么安身立命的处所?希望您早定迎战大计,不要采纳大家的意见。”

孙权听了这句话,当即就下定决心要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