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再谈冲突之价值冲突

之前在《理解冲突》一文中,谈到了两类冲突,一个是认知冲突,另一个是立场冲突。今天发现,还不够完备,生活中还存在其他类型的冲突,比如价值冲突或说偏好冲突。

价值冲突,又叫偏好冲突。简单说,它就是萝卜咸菜各有所爱的冲突。萝卜和咸菜,各执一词,也都很有道理,双方也都既无法证实,也无法证伪,更多是一种执念或选择。

它不同于认知冲突,认知冲突主要是双方信息不对称,如果对称起来了,这种冲突会消除。

它也不同于立场冲突,立场冲突是违背自己内心真实判断的,如果双方角色互换,彼此的观点会立即转到对方去。

价值冲突,仅仅是萝卜咸菜的问题,但冲突起来非常棘手!甚至无解。笔者向从生活、工作和治国,三个角度,分享几个例子。

生活案例

有对恋人,在一起恋爱两年了,眼瞅着熬到了下个月就要结婚了。结果因为婚纱和拼车的事情,两人闹掰了。女方比较浪漫,觉得婚姻要有仪式感,要买新婚纱,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嫁给自己的白马王子。男方,比较务实,觉得婚纱还是租得好,买了回头家里也没地方放,再者那么贵,没必要花那个钱,婚后的日子还是要勤俭持家。婚纱的主要冲突还没抚平,紧接着打车回家的拼车把冲突的情绪推向高潮。

这个案例,笔者也是微博的一个订阅号看到的,把全文截图让大家感受下当事人最真实的内心情绪和对话场景:

  • 女方的内心感受

image-20200219150000352

  • 凌晨两人对话记录

image-20200219144943134

  • 冲突到提出退婚

image-20200219145006656

大家看完了,里面自然有情绪。但事情的导火索就在婚纱是买还是租的问题上,在务实勤俭和浪漫仪式的价值冲突上。务实勤俭是生活美德,浪漫仪式也是积极心态,两者并没有对和错。纯属一种选择,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。但我们看似萝卜咸菜的东西,足够让恋爱两年的恋人一夜之间闹掰,可见价值冲突的能量。

工作案例

工作中价值冲突的例子很多。最典型的,可以说任何一家公司都会遇到的,就是顾客/用户优先成本管控/收入增长之间的冲突,只是不同公司表现形式各异。多数互联网公司会遇到的,用户体验部为了用户体验,会严格限制广告条目数量,甚至抵制硬广。但是商业变现部,为了完成收入增长KPI,便会不留余力地挖掘新的广告位,投放更多的广告,能原生最好,不能的话,也必须硬来。当然这种冲突还是良性的,恰恰需要兼听两种声音,才能让公司把握一个平衡度,让公司可持续发展。

还有一些被戏称为“善意的谎言”的手段。比如社区网站,运营人员为了鼓励用户多发原创的内容,尤其是刚入驻的新用户,会设计一个“马甲点赞”功能。简单说,就是A用户发布原创内容了,系统会冒充B用户给A用户点赞,而且不在B用户的点赞记录里留痕。A用户因为有人点赞,会获得成就感,激发创作欲。作为礼尚往来,A用户还可能会去B用户的首页,也点点赞。接着B用户又会因为A用户的点赞(B会误以为A是主动点赞的),也礼尚往来一把。这么一来二往,社区就被激活了,开始出现网络效应了。否则,网站运营之处,就会陷入“先有鸡还是先有蛋”的尴尬——没有人点赞,则没人愿意花时间创造更好的内容;没有更好的内容,大家自然不愿点赞。但是这种手段从另一个角度看,又是卑鄙的,因为它为了社区的利益,为了网站的利益,它在侵犯用户的信息产权,在用户不知情,未授权的前提下,冒充用户点赞。

再有一些DSP或广告联盟,手里有大把的广告主资源,为了帮助广告主更好的进行跨媒体全渠道推广,DSP会更媒体公司合作,比如一些品牌视频网站。但是品牌视频网站要求广告素材必须高清,否则广告审核无法通过,当然为了提高效率,降低审核成本,多数审核是机器审核的。而机器区分高清,一般简单的看分辨率,比如大于等于720P才算合格。然而,也会有“先鸡先蛋”的悖论问题,合作媒体方不多,优质广告主也就不多,更加没有高清素材;优质广告主不多,又谈不下优质媒体方。于是项目预热阶段,就可能带着原罪,通过技术手段去拉伸分辨率,以通过媒体方的机器审核。但这跟上面的案例一样,有卑鄙的成分,它违背了契约精神。

再比如两个公司的战略定位不同,也会导致后续对事情的侧重点不同。iphone,它的战略定位是差异化,要创新,作出产品的独特性,要精益求精,不留瑕疵,需要的工程师和设计师则要求技艺高超,多花些钱都没问题。而小米,它的战略定位是成本领先,要物美价廉,保证一定的产品质量的前提下,尽可能的控制成本,然后通过规模化,甚至后向的内容生态去变现,它对工程师和设计师的要求在技艺方面就没有那么挑剔。因此如果一个工程师,追求的是技艺极致,去小米,就不能如愿的施展才华;反之,一个追求花小活办大事的工程师,去iphone,也照样不被待见。所以,在择业的时候,我们一定要把自己的职业理想自觉地与公司的战略方向,关联起来。

谈到讲职业理想与公司战略关联起来,还想分享两个创业者的故事。一个是PingCAP的刘奇,另一个是七牛的许式伟。刘奇的创业公司PingCAP,做的是分布式弹性数据库,创业前他是京东资深系统架构师,然后京东从战略上来说依然是个零售公司,只不过是互联网+的零售公司,公司的战略无法支持他把分布式弹性数据库做成一个产品化的东西,毕竟京东不是一个技术公司,京东IPO时研发费用只占总营收的1.5%,换做一个云计算公司或许能支撑刘奇的职业理想。再说许式伟的创业公司七牛,做的是分布式云存储,创业前他在金山实验室和盛大创新院做的都是云存储,但是两个部门都是研究院性质,不直接靠技术产生外部收入,得依附于主营业务供血才能生存,战略的坚定性上有很大的不确定性,这种环境也很难支撑许式伟的职业理想。但是今天的行业环境给工程师更多的选择了,如果您是一个技术极客,我建议您选择云计算公司,那里能更好的支撑您的职业理想。当然,您也依然可以选择创业。

治国案例

宋神宗时期,出现大量土地兼并。一来,地主们瞒报土地,税收减少,国家财政吃紧;二来,失地农民要么成为佃农,激化阶级矛盾;要么成为流民,抢夺偷盗影响社会安定。

摆在神宗面前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解决钱的问题。于是两位政治明星闪耀登场。一个是王安石,大家从小熟悉的唐宋八大家之一,就那个写“春风又绿江南岸”的。另一个是司马光,更不得了,大家一进校门就学的“司马光砸缸”,还写了本大家高考都会考的《资治通鉴》—— 专门教如何做皇帝的书。两位都是大家教科书级的偶像,的确他们身上有许多优秀的品质。两位都是谋国之臣,一心为国家的繁荣昌盛,百姓的安居乐业,不图官位、不恋美色,更不结党营私,生活俭朴,不喜欢排场。他们都是值得敬重的政治家,因为他们都心怀治国理想。两位都是治国理念被采纳,才肯做官,否则再大的官也不做。王安石是神宗稍对新政有所动摇,就称病休假,副宰相都不做了。而司马光被授枢密副使一职,也是相当于今天的政治局常委的大官,他却连上六道奏疏表示拒绝,最终的理由恰恰是神宗不肯放弃新证。

两位都是君子,但执政理念上,却有根本的价值冲突,针锋相对,寸土不让。

image-20200223102137959

王安石认为解决国家财政问题,突破口在理财。他注意到在青黄不接的时候,老百姓会向当地地主借粮食,承受高利贷,并导致破产,土地被兼并,被瞒报,税收进一步减少。于是他想出由国家给老百姓提供贷款,利息自然要比高利贷低很多,一来老百姓不会被地主压迫,土地不会被兼并,二来国家也能赚取利息,充实财政。这个政策就是青苗法,政策设计的初衷可谓是利国利民,一举两得。然而司马光坚决反对这个政策,在他看来,这本质上就是变相的搜刮民脂民膏,与民争利。因为天下的土地就那么多。既没开荒,拓展土地供给;又没运用新技术,提高土地单位产值。那么农业收益就不会凭空产生,国库充实,就意味着老百姓被压榨。

而在此之前,国家为帮助农民应对青黄不接,就有一套救济机制,叫常平仓。简单说,当农业丰收的年份,市场供给多,粮食价格就会很低,太低就会损害农民收入,为了稳定市场,就会由国家财政拨款,以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农民的粮食,存入当地官府的常平仓。而当农业欠收的年份,青黄不接,老百姓没粮可吃,粮食价格就会高企,高到农民买不起,当地官府就会把常平仓里的粮食拿出来低价卖给老百姓。可以看到,常平仓是公益性质的,不以盈利为目的的,这是儒家经典所提倡的。但常平仓的不足就是,它只在各省的省会才有,而且数量极其有限,遇到灾年往往杯水车薪,不以盈利为目的,遇上国家财政都吃紧的时候,更是无法可持续发展。

在常平仓这个背景下,革新派的青苗法,农业信贷,争取利息,就愈发没法被司马光信奉儒家经典的保守派接受。再者确切讲,青苗法它还不是信贷,它虽然没有抵押,但是它需要担保。它把农民分为若干个等级,有点像今天的个人征信,然后将不同等级的农民搭配在一起,形成一个组,同组的富农要给贫农担保,贫农还不起的,由富农连本带息如期还上。

神宗选择了激进有为的王安石,王安石也为了新法能更有效得被执行,在朝廷开始排斥不支持新法的人,就连早期提携过他的欧阳修,也因政见不合,欧前辈在地方上不按政策要求推行青苗法,搞的提前退休。司马光更是因为政见不合,也无力挽回,被逼无奈退隐洛阳15年之久,满腔的治国理想只能往肚子里咽,一心编著《资治通鉴》。

最后说下,笔者并不太懂历史,关于王安石变法的这段历史,更是印了那句“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”,尤其是名家谈历史,都含有“古为今用”的立场。如果不去考究权威的一手材料,做学术性分析,光听或读一些名家讲解,恐难真实的还原,所以笔者这里讲的,仅代表个人的理解,极有可能是错误百出。但这或更能说明冲突,认知冲突、立场冲突,亦或价值冲突。即便到了今天,大家去解读同一段历史,都有甚至截然相反的观点。